《春暖花开(GL)》阿消 ^第9章^ 最新更新:2009-12-04 22:32

时间:2021-08-08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大清早的,太阳光穿过玻璃窗照在床头,晨晨打了个翻过身缩进被里。她嚷嚷着嘟囔了一句,小可,把窗帘拉上。 徐可凡站在床边,叉着腰无奈地摇了摇头,晨晨,你越来越懒了。都十

  大清早的,太阳光穿过玻璃窗照在床头,晨晨打了个翻过身缩进被里。她嚷嚷着嘟囔了一句,“小可,把窗帘拉上。”

  徐可凡站在床边,叉着腰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晨晨,你越来越懒了。都十点多了,你再不起来,我们只能下午去医院了。”

  徐可凡无奈,只得凑到床上亲了她一下,“那我去上班了。公司配车了,我今天去提车,一会去接你哈。”

  徐可凡给她整好被子,让她露出脑袋,这才转身离开。最近公司里确实有许多事忙,鑫诚的移交手续快要到尾声了。玛丽那边也派过来人核算帐目。徐可凡把鑫诚卖了个不错的价钱。玛丽难得发了个信息,说她确实是个经商的料,能拐会骗。

  后期工作一做完,徐可凡这个前朝的主要大臣也可以功成身退了。她自己等这天,也等了许久。为了早日放大假,她只得牺牲前期的休息时间。

  且说徐可凡这边,她赶到公司时,Chelsea正等在大门口处跳弹,一看到徐可凡,她立马飞奔了过来,“徐总,开会了,重要会议,Vivin让你赶紧过去。还有啊,咱原来的大老板来了。”

  徐可凡赶紧冲进会议室,里面几个高层,连带着还来了几个田家的人。其中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坐在最中间,他在田家的地位可能比Vivin还高,Vivin坐在他身边,低着头,老实得不像话。田家来的人中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刺儿头男人,是徐可凡见过的,当初买鑫诚是,就这人过来谈的。这个刺头叫肖尚明,据说和Vivin是同学,肖家世代是田家的管家。算是心腹似的人物。

  此时的会议像是谈判的,两方对坐,田家人坐一排,而于他们对桌坐的那一排人,徐可凡更为熟悉,特别是坐在侧首的那个女人,一看到她,徐可凡也老实地低下头。玛丽依旧是那符成熟的明星范儿。即使不显眼的坐在侧首,可也让人能一眼就注意到她的存在。

  “徐总,你总算过来了,就等你了。” 肖尚明很热情地招呼,他那大舌头的普通话,不太清楚地介绍着,“来,我给你介绍,这位是我们田氏集团的副总裁Alex。Alex这就是我跟你提的徐可凡,徐总。”

  徐可凡不禁好奇,只是收购内地的公司而已,应该不用田氏的副总裁级人物出马吧。可细下一想,这副总裁级的人物应该都是Vivin的近亲。莫非是Vivin的父亲?

  徐可凡的立场有些古怪,她哪边也没占自然不好坐到其中任何一方。她犹豫了一下,坐在后面的位子上当旁听。

  “嗯。差不多谈完了。一切照徐总你拟的合同办,只是我们这边有一个要求。” 肖尚明热情地说着,这个要求不冲着玛莉那边的人说,却要冲着徐可凡说,多半是对徐可凡个人的要求。果不其然,肖尚明说, “刚才也和你原来的老板提过了。我们刚接手鑫诚,对这边的状况不熟,我们希望留下鑫诚原班的主要高层,特别是徐总您。”

  “不!”肖尚明收回热情,很公式化地说,“徐总,我们这边坚持要你留下。如不行,那这份合同我们再谈。”

  徐可凡再次望向玛莉,后者依旧是看戏般坐在那儿,还耸了耸肩,那意思,你自己看着办。徐可凡有些郁闷,她答应帮玛莉卖鑫诚,可没说连自己也一起卖了。

  “好,那就再谈吧。”徐可凡有些生气,站了起来,先出了会议室。在别人看来,田氏这个要求或许是抬举,可是徐可凡知道,商人图利,田氏不只要鑫诚的空壳,他们还想拥有徐可凡手上的客户和关系网。他们这根本就是借机要挟。很不巧,徐可凡不喜欢被要挟。

  她没走多远,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Vivin 抓着她的衣角,低着头掩着表情,冷冷地说,“你就那么想走吗?”

  “你……”Vivin还想说,会议室里一群人走了出来。Vivin放开徐可凡,低着头退到一边。徐可凡看了她一眼,转着望着玛莉一群人,玛莉还是那样,喜欢站在幕后操控,这回领头来谈判的是个四五十多岁的男人。这男人长着正直的国字脸,头发微白,很是成熟稳重的模样。他似乎对玛莉很恭谨,不时回头,像是向她询问。

  徐可凡站在电梯口边上等她,肖尚明和几个手下一路送玛莉一行人出来。看到徐可凡,他丢下客人,赶到徐可凡面前说,“徐总,你干嘛生气啊。跟田氏合作不好吗?我和Alex商量过了,前期最少给你百分之五的股份……”

  徐可凡丢下她,拔通玛莉的电话,那边响了半天,可没人接。过了许久,她手机里进了条信息,却是Chelsea通知她领车的。

  她退出信息继续播玛莉的电话,过了许久,徐可凡几乎肯定她不会接了,那边突然通了,可是却是个很有磁性的男声,“你好。”

  晨晨会有什么麻烦,以玛莉的性子,她竟然之前放过她徐可凡,那以后也不会去找晨晨的麻烦。玛莉那么傲气的人,绝对不会使这些下作手段。她要整也是整徐可凡,不会去动晨晨。可是玛莉不会无缘无故的耍她,这不符合她的风格。莫非是晨晨惹了什么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