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暖花开(GL)》阿消 ^第76章^ 最新更新:2010-04-15 20:3

时间:2021-08-08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恰巧那会儿Chelsea有些不对劲,于是徐可凡的目光就集中在Chelsea身上了。之后,又知道程晓的事,要知道,会没脑袋喜欢上程晓那种没头脑的人,肯定也没什么大心思去暗算她。如此这

  恰巧那会儿Chelsea有些不对劲,于是徐可凡的目光就集中在Chelsea身上了。之后,又知道程晓的事,要知道,会没脑袋喜欢上程晓那种没头脑的人,肯定也没什么大心思去暗算她。如此这般一推,只剩下付云双了。

  记得付云双之前说过,不该让她过来。那时的徐可凡沉浸在甜蜜爱情里,并没有引起警觉,如今只剩下这最后的可能了,一切也就明了了。

  于是徐可凡把事情总和起来一想,大概是这样的。林如意这样的官家小姐突然离婚,她的长辈或是她很快迁怒到徐可凡身上,对于徐可凡这样的小虾米,林家人随意的,就可以捻她出气。

  刚巧玛莉要嫁的是这家人,于是很有可能,玛莉自己把这事兜过来,亲自出手,整冶徐可凡,给林大小姐出气。

  当然事情的可能也有两面,其一可能是玛莉很给林家人面子,亲自整冶自己的手下。其二呢,徐可凡这么久没出事,很可能是玛莉借机拖了一下时间,给徐可凡一个机会。局布在那里,解不解得开就看徐可凡自己的本事了。

  玛莉的行事,徐可凡很容易猜透,毕竟跟着女王这么多年了,说不好听点,就是个老太监也对她了如指掌了。

  至于付云双,更不是什么很复杂的状况。玛莉对付她的态度与对徐可凡大同小异。一颗棋子,容她摆布。玛莉是绝对不愿意手下这两颗棋子打成一片的。要不就毁了付云双,要留下她,肯定是让她和徐可凡互掐的。

  这也算是职场上最基本的手段,聪明的上司,都会让手下互掐,这样才能激发手下更多的潜能。很狗屁的手段啊,偏偏很实用。

  徐可凡看着那几份文件,她能找到都是不太重要的备份文件,看得出好像和土地使用权转让有关的东西。对这些,她本来也不内行。就凭这几分文件她冒然行事,闹个鱼死网破也不是她徐可凡的作风。她惯于了解麻烦,然后出其不意的来个釜底抽薪。

  所以,她首先要弄明白,这些文件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她问付云双,付云双也不太明白。只说是玛莉让她伪签的。不会是什么好事,可具体会引起什么后果。她也不知道。

  文件上的细项里提到一家房地产公司。看名字,正是方南叔叔手下某间。徐可凡想了想,只得找专业人士帮忙了,方小茹或是方家叔叔。唉,她跟方南还真有缘分。

  方小茹联系不上,方家叔叔不是轻易可以联系不上的。徐可凡叹了口气,看来,她得和方南打打交道了。想通这些,她冲付云双甩了一下手,“行了,你忙去吧。”

  徐可凡没理她,继续埋头工作。瞧她那模样,付云双这人情是欠定了。烦忙的工作,烦忙的一切,或许,她不想让自己从这股子烦忙里解脱出来。可是很多事,想逃却逃不掉。一天工作结束时,她想了无数次要不要去,要不要去。想着想着,就把车开到每日必行的道路上。

  那天小吵之后,晨晨一直没理她,即使看到她的车等在门口,也是直接越过,拦的士回去。徐可凡不知道怎么样去解开僵局,即使拦着晨晨,硬把她捉上车。也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。再低声下气的道歉吗?她那点自尊作祟,让她开不了口。

  天色渐渐暗了,徐可凡在医院门口等了许久,也没见熟悉的人影出来。她有些丧气,可是依旧等着。就算解不开僵局,也得看到她平安回家,她才能放心。

  暮色渐重,灰霭里的医院大楼看起来阴深深的,空气都像是时刻飘着阴沉的寒气。徐可凡打开车窗,呼了口气。正这会儿,瞧见一个瘦高的人从侧门出来。那人头发短短的,穿着一身帅气的黑色风衣,那身型一看就是方南。徐可凡心想着,这家伙都出来了,怎么没见到晨晨?

  徐可凡不禁多瞧了两眼,侧门的路灯还没开,光线有些暗,方南一个人背着包慢慢往外走。她居然步行,那辆招摇的黄色跑车哪去了?徐可凡正想着,突然看到,方南身后窜出几个人影,那些人右手僵直地垂着身侧,鼓起的袖子里像是藏着什么东西。

  方南甩了背包拼命向前跑,看到路边的车子,她毫不犹豫打开了副驾的车门躲了进来。徐可凡瞧了一眼踩了油门开着车子飞速逃跑。那些人也是凶猛,既然追着狂砍车子。

  徐可凡吓得一头汗,直把车子开到临街的警局旁,才敢停下来。她心吓得砰砰乱跳,转头瞧,方南比她更夸张,两眼直直的木在那里,脸上的汗跟水似的直往下趟。

  “姓卫?”徐可凡想了想,本省□□上有个姓卫的很牛X,依那才那狠劲,很有可能就是,徐可凡又问,“你惹的老卫还是他儿子?”

  “他儿子。”方南拿起车上放着的矿泉水,拧开就喝,也许被入喉的凉意激起心底的寒意。她整个人止不住瑟瑟发抖。

  “不用,我有办法解决。”方南接过纸巾,胡乱地擦着头上的汗。没一会儿,方南总算平静了些,她转头看到徐可凡,突然愣了一下,“是你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  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方南第三次说了同样的话,可是她接下来的话,却让徐可凡如遭雷劈,“晨晨不是今晚的飞机吗?”

  方南看她那面色,猜出来几分。她看了看手表,算了一下,“她11点左右的飞机,咱们现在赶过去的话,也许能赶上。”